欢迎来到养生中国-健康养生网!

辉煌岁月纯银耳坠

情绪 时间:2019-08-01

【www.yangshengzhongguo.com--情绪】


  如花美眷,似水流年。随着杨玉环的款款身影,悠悠观望李氏王朝的兴替;借着清风一缕的闲情,慢慢品味这段旷世奇情。即使,转眼已过千年。
  ——题记
  
  故事的源头追溯到骊山初遇。骊山仿是一个很不安分的地方,周幽王为博美人一笑,烽火戏诸侯,在此做出了亡西周的错举;而唐玄宗,在此遇上了杨玉环,断送了开元盛世,留下了一段为后人津津乐道的“黄昏恋”。
  偶然邂逅,并无花火。然而杨玉环天真开朗的形象却让李隆基着实留心了,爱恋的情愫在心里日夜疯长,李隆基明白这是不伦之恋,不要说是当初,就算在现在,也是要受到指诟的。然而,爱了就爱了,他终究是做了。
  一位年过半百的皇帝为什么会抛弃世俗的眼光,爱上自己的儿媳呢?我们看了众多史料和小说,无非说是情投意合的一对。玉环美,美得“天生丽质难自弃”,美得“回眸一笑百媚生”,如此绝色佳人,何人不爱?而李隆基,亦是天纵的英才,是旷世的明主,平韦后,清太平,大唐的辉煌岁月,浩荡河山,谁及得上他李隆基呢?如此英雄,当有个绝色佳人来配。
  更何况,杨玉环和李隆基一样精通音律。自古以来,知音对于志士来说,比世间任何事物都珍贵。古有伯牙摔琴谢子期,今有玄宗做鼓伴环舞。得此佳人,夫复何求?纵使“春宵苦短日高起,从此君王不早朝”又如何?
  在杨玉环面前,唐玄宗不再是君临天下的九五至尊,他只是一个情意绵绵、多愁多感的少年郎,他只是李隆基,不是大唐盛世的唐玄宗,只是他自己。
  夜半无人时,她唤他三郎,没有再多的礼节,这样的温馨平等,仿若寻常人家,于是,他们许下寻常夫妻的誓言,“在天愿作比翼鸟,在地愿为连理枝”。可是,这份寻常的感情,放在帝王家,却显得那么不寻常。
  于是,唐玄宗更觉珍贵;于是,杨玉环“万千宠爱在一身”;于是,她“姐妹弟兄皆列士”;于是,天下便有“不重生男重生女”这一说;于是,李白留下了“名花倾国两相欢,常得君王带笑看”这一佳句……
  如此纯粹香醇的爱恋,如此旷世独有的佳侣,却因“安史之乱”,转眼消逝。
  安史之乱,生灵涂炭。于是,她的三郎“九重城阙烟尘生,千乘万骑西南行”,却无奈六军不发,她不忍她的三郎——一代旷世明主,千里奔波劳碌出潼关,更不忍他皇图霸业转眼成灰,于是她“宛转蛾眉马前死”,只求三军齐发,护他早日回长安。
  山盟虽在,人已成空。唐玄宗只有“君王掩面救不得,回看血泪相和流”,他的环儿走了,永远不回来了,他只能“孤灯挑尽未成眠”,他只望“魂魄入梦来”,他只盼“天上人间会相见”,他并不为失了李氏王朝而后悔,只觉得救不得心爱的人,他抱恨终生!
  她像那紫霞仙子,挚爱的人是旷世英雄,有以天下相赠亦不皱眉的豪情;然而,我们欣羡于绚烂的开头,却不忍见到那催人落泪的结局……
  人生若只如初见,多好。他仍治理他的李氏王朝,做一位旷世明主;她仍做她的绝色佳人,与寿王白头偕老。没有开始,也就没有这悲惨的结局。
  然而人生又哪有这么多如果呢?如同唐玄宗和杨玉环,爱了便是爱了,错了便是错了,纵使“此恨绵绵无绝期”也无法弥补,就算可以选择,他们也宁可记得所有伤心吧。
  人生若只如初见。 

本文来源:http://www.yangshengzhongguo.com/yangshengzatan/94001.html
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