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养生中国-健康养生网!

专家吃转基因米14年 华中农大教授:我吃了14年转基因 家人也在吃

养生汤 时间:2021-11-25

【www.yangshengzhongguo.com--养生汤】

  如果一碗转基因米饭和一碗杂交水稻米饭摆在你面前,你选哪一碗?

  华中农业大学教授林拥军选择了转基因大米。他说,“我吃了14年,身体还不错”,一家人已经习惯吃转基因大米。

  新闻人物

  林拥军

  华中农业大学教授、抗虫转基因水稻研究的负责人,年逾50,自称从1999年开始吃转基因大米,2009年产量增大后,他和家人几乎每顿都吃。他表示,自己身体未见异常,还是校羽毛球队的主力。

  成都商报记者 王毅 武汉报道

  “你们吃转基因大米的米饭,还是非转基因的?”每一个到林拥军家吃饭的人,都会被问这样的问题。林拥军是华中农业大学教授、抗虫转基因水稻研究的负责人。他说,自己从1999年开始吃转基因大米,2009年产量增大后,他和家人几乎每顿都吃。林拥军表示,自己身体未见异常,还是校羽毛球队的主力。

  对于转基因食品,反对者和支持者一直交锋不断。林拥军也引来一些质疑,对此,他说,“如果它不安全我还吃14年,我傻啊。”

  他称一家人已习惯吃转基因大米

  “转基因食品,美国人吃了17年,没有发现安全性的问题,我也吃了14年,身体还不错。”作为抗虫转基因水稻项目的负责人,林拥军每年可以拿回百余斤转基因大米,因此,他也是食用抗虫转基因大米最多的人,“除了开会和在外面出差,我都是吃转基因大米”。

  林拥军年逾50。他们家烹制的过程也和普通大米无异。转基因大米旁边还有一小袋非转基因大米,主要用来待客,但没用过多少。林拥军说,他们一家已经习惯了食用转基因大米,“不可能一家人还做两种米饭”。

  家里来了客人,林拥军会事先讲清楚,“我吃的是转基因大米,我也有其他的米,你要吃什么自己选”。对于客人的选择结果,林拥军说,“能到家里的都是亲朋好友,也理解我做的工作,还没有人说过不吃(转基因大米)的”。

  1999年,林拥军开始食用自己研究的转基因大米。当时,华中农业大学的转基因水稻华恢1号和Bt汕优63还仅是在实验室和温室种植,也就两三亩,主要用于实验,林拥军也只能偶尔食用。2009年,华恢1号和Bt汕优63获得安全证书,开始生产性实验。湖北有4个点,每个点种植了50亩“华恢1号”和“Bt汕优63”的衍生品,口感也好了很多。这些大米收获后,在华中农业大学被包装成5斤装的小袋,每位老师可以发2袋,华中农业大学校办每年也会组织老师、学生参加转基因食品品尝会。

  作为项目负责人,林拥军能获得的最多,因此也成了食用抗虫转基因大米最多的人。“你看我的身体也没什么不好啊,还是学校羽毛球队的绝对主力呢”。

  “如果不安全还吃14年,我傻啊?”

  林拥军说,自己吃了14年转基因大米,但也引来一些质疑,林拥军回应称:“这个事情绝对是真实的,怀疑的人可以自己来调查,学校很多人都知道我经常吃。我研制的产品,自己都没有信心吃?怎么可能”。也有人质疑他是拿自己做实验。“我认为没问题才带回家。如果它不安全我还吃14年,我傻啊?”他说。

  对于转基因食品,反对者和支持者一直交锋不断,主要集中在食用安全、环境安全以及经济安全等方面。19日,在华中农业大学举行转基因大米品尝会后,转基因食品在社会上的争议再次被点燃,林拥军的电话不断,他需要做很多解释。

  林拥军的同事,同为转基因水稻坚定支持者的严建兵教授反对有人把“品尝会”理解为“试吃会”。据他介绍,除了西藏之外,这样的品尝会将在我国所有地区开展,转基因食品由华中农业大学提供。他认为,这种“参与式”科普,是主动的,有很好效果。

  华中农业大学官方在品尝会后发声表达对科学家的坚定支持:大学崇尚学术,尊重基于理性的不同声音。当然,我们的科学研究也不会因为有各种误解和非理性的声音而停步,学校支持科学家开展科学研究,支持科学家向社会传播科学知识。

  在农业部网站上,记者也看到了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、中国农业大学专家的文章,证明转基因水稻“华恢1号”和“Bt汕优63”与非转基因水稻同样安全,消费者可以放心食用。

  推行转基因 “为何不做第一个”

  “中国抗虫转基因水稻是全世界最安全的,我们辛辛苦苦有了成果,8年都不能服务于农民,你说我们心里多难受。”林拥军不理解,“通过国家这么严格的食品安全检测,都认为它是安全的,为什么有这么大的阻力呢?”

  林拥军认为,并不是说欧美国家没有推行,中国就不能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。他介绍,美国是批过水稻安全证书的,是否转入生产是公司的市场行为,不需要审定。大米不是美国的主粮,水稻种植面积很小,推广起来价值不大。但伊朗几年前就种植过转基因水稻。

  “美国人不吃转基因?”林拥军说,“这是扯淡”,美国玉米、大豆90%都是转基因,食品中70%都是含有转基因成分的。他不解:“即使其他国家没实行,我们为什么不能做第一个,中国的水稻研究世界第一,不能妄自菲薄。”

  林拥军认为,反对者是因为不知道真相。中国科学院院士、华中农业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张启发说,”可怕的不是有的人不懂,而是不懂装懂“。

  林拥军说,自己买农产品,如果有标识,他会选择转基因,“至少我知道它打的农药少些”。“有人说推行转基因是受利益驱使。我和张启发老师商量了,如果能够上市,我们将不要一分钱,无偿提供这项技术。”他说。

  转基因水稻是否安全的网络舆论战还在继续。对于张启发院士数日前提出“不能再等、再迟缓,否则是误国的”,并将矛头直指农业部,支持者们认为是迫不得已。

  谈用猪和灵长类动物做实验

  不是“规定动作”

  其实没必要 弄巧成拙

  林拥军深切感受到了反对者的尖锐。近几日,有反对者针对他的言论提出:“给猪和猴吃过了,就能给人吃?”“虫子都不吃,人就可以吃?”

  数日前,他曾表示,抗虫转基因水稻在小白鼠90天实验结束后,又委托中国农业大学的专家在小猪和灵长类动物身上进行实验。林拥军认为一些质疑“毫无道理”,甚至“让人很气愤”。他解释,从食品的角度,任何国家都是用小白鼠进行90天的饲喂实验,只有药品才会做猪和灵长类动物实验。严建兵解释,“小白鼠活到90天,相当于人的60岁了”。

  林拥军说,当时从探索的角度考虑,才提出用猪和灵长类动物做实验,这是安全评价过程的“自选动作”而不是国家相关法规要求的“规定动作”。目前猪的实验已经完成,灵长类动物猕猴的实验将会在2014年开始。“其实是没有必要的,感觉是弄巧成拙,本来是想尽可能让大家更放心,现在看做多了不一定是好事。”

  “很多人提出用人体做实验,是不科学的。转基因水稻是食品,应该参照国际通用的食品安全的评价方法来评价,如果一方面禁止人吃,一方面又要找人做实验,那不是悖论吗?”林拥军回应。

  谈转基因大米的影响

  “还未知它的危害,现在检测是没问题的”

  2005年,“华恢1号”和“Bt汕优63”申报安全证书时,舆论对转基因的争论汹涌了一阵。2009年,获得安全证书后,舆论的争议达到顶点。让严建兵印象最深刻的是:2010年,他和被称为“转基因水稻第一人”的张启发院士到中国农业大学演讲,突然进来一群人,对转基因大米提出异议。过激者甚至向张启发扔杯子,报警后,反对者才散去。

  除了民间组织,反对者中,也不乏社会名人,著名主持人崔永元之前一直在抨击转基因食品,目前其已赴美做调查。反对者认为,推行转基因大米是“天大的事”,不应由一个领域的人说了算,他们认为,影响可能会持续一两百年。林拥军将这些称之为“科学臆想,不是科学”。“我们还未知它的危害,非要去强求问100年以后怎么样。我真不好回应,但科学不发展,人类就没法进步了。通过现在的科学认知,通过这么严格的科学评价、检测,都认为是没问题的。”

本文来源:http://www.yangshengzhongguo.com/yinshiyangsheng/202985.html

推荐内容